金融科技万米长跑 今天可能走了才不到10米

珍珠白的铃兰 发布于2017/07/12 浏览:43次

近年来,新金融或者说金融科技在我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。从互联网金融、到金融科技,区块链、智能投顾、人工智能等概念,层出不穷。但是,在实际应用层面,很多却依然停留在概念阶段。

日前,几位业内大佬不约而同的谈到这个话题。中国金融科技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?如何摆脱概念,真正发挥科技在金融中的威力?

“所有人都很关注区块链,但是,今天真要把区块链应用到实际当中,解决实际问题,少之又少。”蚂蚁金服集团总裁井贤栋日前在出席外滩峰会时如是说。

宜人贷CEO方以涵也提出,这些年,从一开始讨论互联网金融是否颠覆传统金融,讨论了两三年,“一会儿说颠覆,一会儿说补充,又说不颠覆,现在又讨论监管。希望明年可以讨论更有意思的事情,比如人工智能如何在网贷中间得到非常好的应用。”她希望,高科技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,能运用到网贷之中,提升有效性、用户体验,降低用户成本。

“我认为自己也是个科技从业者,但是说实话,我到现在也没太看得懂金融科技的东西。比如说区块链,我个人的理解是它可能更多是新的加密方式;还有现在比较火的人工智能,按照我的理解,就是网络学习。”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、盈灿咨询总经理马骏日前在参加众之金服集团(宜贷网母公司)战略发布会时指出。

“让科技看得懂”

马骏希望,能让科技看得懂。“金融科技公司,不管面向的是C端客户还是B端机构,应该通过宣传和宣导,让大家理解科技在什么地方,而不仅仅只停留于概念。我观察,以前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在这方面是挺欠缺的。”

他表示,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理财计划、活期产品,在资产和交易结构上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创新,引用了许多科技手段,里面确实有庞大的数据库和算法交互,但是,平台很少对外讲解这些东西,导致公众、媒体甚至监管层对这些东西都不了解,因此认为这是资金池,乃至一刀切给禁止了。

谈及时下热门的智能投顾,马骏直言,目前中国还不具备像美国那样的智能投顾土壤。“中国连投顾都没到,别说智能了。在中国,所谓的理财顾问、投资顾问,很多其实就是销售人员。”

他进一步称,在现阶段,美国式的智能投顾在中国是缺乏土壤的,不应该照搬照抄。“一味地照抄,肯定会有瓶颈。要结合实际情况,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些产品,而不是停留在虚无缥渺的概念层次。”

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、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指出,中国的智能投顾和国外最大不同在于,国外主要做标准化资产,而中国的标准化资产比较少。“一些投行券商,正在做的智能投顾都不是特别成功,目前没有找到非常好的模式。但是恰恰相反,一些非标资产反而可能好很多,虽然一般非标资产不是可选择的智能投顾的对象。”他认为,非标资产的投资业务模式创新,反而使中国微小企业获得非常好的机遇,这方面值得探索。

金融科技的破坏力在资金端

马骏指出,回头看这几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,其最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资金融通的效率。

“余额宝让很多原本不了解、没关注以及从未买过货币基金的人,买了货币基金,余额宝也因此一下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。P2P网络借贷,让原来灰色的民间借贷行业阳光化,让更多投资者、老百姓参与其中。P2P网络借贷,正是利用科技手段,提升了效率,从而降低资金成本。”他认为,科技对P2P网贷、互联网金融最大的破坏力,是在资金端。

杨东也指出,当前科技对金融的驱动,最大机遇并不在资产端。传统金融衍生品的创新主要集中在资产端,而金融科技的核心创造力、破坏力,是在投资端(资金端)。“投资者个性化的产品设计,投资者资金的多元化多层次的理财服务,这一点原来只有银行才能做,现在通过科技手段,大幅度降低了资金端的风险、投资的成本。”

他分析称,在2009年或者说2013年之前,做金融最大的困惑除了监管政策之外,最主要是科技门槛比较高,几乎只有大银行大机构才能做科技。当时科技的成本很高,只有大的机构才有能力负担高成本的科技能力。而2013年左右的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使得科技门槛大幅降低,使得中小微企业也能够用科技手段来做金融服务。科技的垄断时代被打破了。

杨东认为,当前是金融科技的大时代,科技与金融融合的时代已到来。这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,是非常好的机遇。

在井贤栋看来,新金融的发展“万米长跑,今天可能走了不到10米,一切刚刚开始。科技和金融的融合,如何影响金融行业本身,以及对经济、对生活的影响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”

他同时指出,过去很多时候是以产品为中心,垂直分割,以牌照和产品垂直纬度来提供服务,技术与金融,金融和金融之间分割,很难给用户提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。未来,是以用户为中心的生态融合。技术和金融,金融与金融之间,将打破边界、深度融合,重新按照“以用户为中心”的方式组织起来,提供更优质、更个性化的服务。

宜信的创始人兼CEO唐宁则指出,应基于对客户的深刻洞察,利用现有的各种技术,规模化地解决过去未被解决或未被解决好的问题,推动金融的发展。为技术而技术,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另外,投资者教育是金融创新规避风险的重中之重,因此,如何利用科技做好投资者教育,是个非常重要的领域。他乐观表示,面向未来的十年,“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”。


头像
游客

添加评论

验证码